南京“系园”住宅改造:打破定式,在家里造个园子

郑茜 08-01 14:50 「家装设计」
摘要:出于对中国传统园林的痴迷,我一直惦记着造个属于自己的园子。心系造园实在是件幸福的事,所以我们的家叫“系园”。建不了厅堂楼阁,也无法掘池堆山,纯粹的形式操作和符号堆砌,都难逃装修的范畴。造园的可能,在于园林中处处透露出的精妙“关系”,这也正是“系园”的另一重含义所在。

  定式的困境

  “几梯几户”、“几室几厅”、“几南几北”,这便是今天用来描述“家”的通用语汇。结构技术的进步并未带来居住空间的自由,走廊串联房间仍是最受青睐的模式。空间的布局、尺度甚至容纳的功能都有一定之规,设计逐渐转向精确的计算与排列组合。能够选择的,只剩下风格,中式、日式、地中海抑或北欧风……人们对“家”的认知形成了某种定式,戴上枷锁,再也动弹不得。

  ▼改造后的堂屋

住宅设计

  我们的家是一处不足七十平方米的老房子。没有像样的客厅,倒有三间卧室,两间大的在南边,小的朝北。除了一个院子,和一个长得像院子的露天杂物间,没有任何特殊之处。砖混结构,更是把改造的可能性降至最低。看起来,设计陷入困境,定式难以打破,生活即将一成不变。

  ▼改造前后平面图对比

住宅设计

  造园的可能

  出于对中国传统园林的痴迷,我一直惦记着造个属于自己的园子。心系造园实在是件幸福的事,所以我们的家叫“系园”。建不了厅堂楼阁,也无法掘池堆山,纯粹的形式操作和符号堆砌,都难逃装修的范畴。造园的可能,在于园林中处处透露出的精妙“关系”,这也正是“系园”的另一重含义所在。 “内外”、“大小”、“明暗”、“真假”,甚至中国人笃信的“阴阳”,都是互为对仗且相反相成的“关系”。古人造园子,并不执著于“实际的大小”,在乎的是“感知的大小”。一百四十平方米的“残粒园”,造出无穷的山水意境。纯粹的大,绝对的大,并非园林所求,小有小的好处,小中可以见大。由此入手,便有了在家造园的可能。

  ▼前院

住宅设计

  ▼入口

住宅设计

  真与假:山水的意境

  想造园子的都是痴迷山水之人。不能终日生活在自然山水中,便在园子里造一套山水,不下堂筵,就能坐穷泉壑。追求的是“真”山水的意境,眼见的却是“假”山水之形。院子里的石峰是前任屋主所留。背后有一面老墙,正是《梦溪笔谈》中的“败壁”,可得画意,可悟山水。墙壁下部因潮湿多有脱落。损坏处重新粉刷,完好处予以保留,再以白漆罩面。偶然在墙上涂抹出高低两峰,以及远山一组。泥土在下雨时溅起,附着于墙角,像是山前的一片密林修竹。衬着壁前的石峰,山林之意便是有了。

  ▼园中的石峰

住宅设计

住宅设计

  园中无水,可习旱园水做之法,扬州寄啸山庄算是典范。堂前平台高出院子地面,在角部空砌几皮青砖,既是围栏也是座凳。院子以老青砖铺地,缝中生出苔藓,有了氤氲之意。想来,平台像是伸在水面之上。加之侧院的一池青瓦,就理清了“水”的来龙去脉。

  ▼园中青砖

住宅设计

  外与内:堂屋的方向

  在中国传统生活中,堂屋是极其重要的。接待宾朋、婚丧嫁娶甚至祭祀祖先,都在这个空间里。堂屋一定朝向院子,门多半是不关的,在潮湿的江南地区,甚至不设门扇。这里承载了人的家庭活动,同时也容纳了自然,处于内外之间。从这种意义上来说,现代生活中的客厅,仅仅是个内向的房间,与其它使用功能无异。

  ▼堂屋

住宅设计

  “系园”之中,外与内原本并无关联,院子与房子仅通过卧室的一扇小门相连。空间局促,不由面积大小而起,是因明确的内外界面所致。为了堂屋,我愿意牺牲一间南向的卧室。朝着院子的小门,改造成通高的玻璃折叠门,春秋尽数打开,冬夏按需关闭。地面向院子延伸,形成三米见方的平台,界面感进一步弱化。余下的两间卧室及餐厅、厨卫归为内室。堂屋到内室的门洞被竭力压缩,抬起门槛,削掉四角,窄到仅容一人通行。堂屋的空间方向已然清晰,外与内的界面从一堵墙和一扇门,变成了有厚度的空间,“系园”格局由此落定。院子为外,内室为内,堂屋则居内外之间。

  ▼堂屋与内屋由狭窄房门通行

住宅设计

  大与小:书房的尺度

  书房由衣橱改造而来,位于堂屋之中,八角门旁。两个空间位置相邻,其尺度便互为参照:书房越大,堂屋就显得越小;相反,书房越小,堂屋看起来就比其应有的尺度更大。1.5m×1m的空间刚好容一人坐下,因此,书房的小,无法通过压缩尺寸获得,而需要让书房里的家具尽量大些。

  ▼书房由衣橱改造

住宅设计

  北侧一整面墙为书架,家里最大且最舒服的一把圈椅也在这里。架几案是我最喜欢的家具,整张书案太长,就做成“半几案”,只放得下半张桌子的书房,也足够小了。书房本就不大,三件大家具填满整个空间,使其尺度急剧变小,也把坐在其中的身体包裹到极致。家具的大,对仗书房的小;而书房的小,则是为了成全堂屋的大。

  ▼书房大小仅容一人

住宅设计

  明与暗:行游的序列

  堂屋朝着院子敞开,自是足够明亮。八角门后是内室的过厅,也是全屋唯一没有窗户的空间。吊顶选用木色,高度被尽量压低,为的是让这里更暗。暗了便显得幽深,近处的被推远了,小园子也就变大了。厨卫及卧室皆从过厅进入,空间以白色为主,便再次明亮起来,与过厅的“暗”相反,亦互成。

  ▼内屋

住宅设计

住宅设计

住宅设计

  ▼卧室

住宅设计

  在园林中,游览的顺序左右着观者的感受。原本从北侧楼道入户,进门便是一条走廊,串联着各个房间。格局尽收眼底,既无藏露曲折,亦无明暗交错。改成南边入园,先到院子,这符合中国人的习惯,也可以把序列拉得最长。空间要分明暗,明与暗层层排叠,使行游变得有趣,序列随明暗依次展开,留园的入口便是如此。正院朝南最为明亮,由平台转向西北,推开竹门,便到了侧院。这里本是用来堆放杂物的空地,被改造成友人聚会的茶棚。茶棚很大,硬是把侧院挤得只剩下一线天井,光线暗下来,像是正院旁的另一处洞天。

  ▼侧院入口

住宅设计

  ▼侧院

住宅设计

  ▼茶棚

住宅设计

  破局的开始

  “家”的定式,满足了我们的惰性,宁愿被动选择,也不肯主动营造。依赖定式固然稳妥,却使生活陷入死局,只得眼睁睁困于其中。园林带来破局的机会。说到底,园林是一种观念。认知和审美以此为准则,喜欢什么,厌恶什么,皆受之影响。重视关系,追求意境,却不设定式,对形式和表象极为宽容。造园子,就是在这观念下,造自己的生活,经营自己的世界。

  ▼细节

住宅设计

  “系园”是一次尝试,试着在“家”造园。希望让“家”的定式稍有改观,也希望刻板的生活略有情趣。这只是个开始,心有所系,时时惦记,再小的地方,也能造得出园子。当园林浸透到生活的每个角落,定式便会土崩瓦解,我们也将破局而出。

  ▼轴测图

住宅设计

  ▼剖面图

住宅设计

住宅设计

  项目地点:南京

  建筑面积:70㎡

  基地面积:140㎡

  建筑师:吉星帅、殷奕

  摄影:黄瑞

  完成时间:2016-08

  微信公众号:系园

  via:gooood

----END----

上一篇:悉尼棕榈滩别墅一号,传统欧式风格的度假屋
下一篇:这位爱笑的女设计师,每一个项目都让人感受到轻松和快乐
点击进入「家装设计」频道
下载设计圈APP
装修设计,掌上轻松搞定
委托设计

分享到

QQ空间
新浪微博
QQ好友
取消
2020-04-06 12:41:07 {ISHTML}